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白小姐中特网 >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

时间:2018-09-04 19:3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CBNweekly推荐

2016-08-23 07:46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原标题: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CBNweekly推荐

本文授权转载自The Huffington Post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河粉屯邮报”(HuffPostCN)。

作者:特拉维斯·沃尔德伦、埃德加·马西埃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

8月2日,里约奥运村旁的奥都德罗莫贫民窟中最后一栋幸存的房屋被拆除。

Ricardo Moraes/Reuters

七年前,奥都德罗莫贫民窟(Vila Autódromo)还只是巴西里约热内卢贾卡瑞帕瓜泻湖(Jacarepagua Lagoon)旁的一个宁静的小渔村,紧挨着一个赛车跑道(Autódromo),这也是它名字的来源。就像里约城中星罗密布的其它数百个贫民窟那样,奥都德罗莫贫民窟长期以来被当地政府所忽视。与仅仅一湖之隔的一个快速发展的富人区相比,奥都德罗莫贫民窟几乎没有任何被富人区视作“必备”的基础服务设施。但是,对居住在此的600多个家庭来说,这里就是家园。

在奥都德罗莫贫民窟居住了超过20年的路易斯·克劳迪奥·席尔瓦(Luiz Cláudio Silva)说:“这里曾经是个天堂,我曾认为我会在这里度过余生。”

在国际奥委会于2009年宣布里约热内卢获得奥运会的主办权后,奥都德罗莫贫民窟中仅仅只有20个家庭成功保留了下来,他们也将在里约奥运会后继续生活在那里。这个距离里约奥运村不足一英里的社区被市政府强行拆除,为新建的连接奥运场馆的高速公路腾出位置。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

政府为这20户不愿搬离贫民区的住户建造了新房。

RICARDO MORAES/REUTERS

巴西当地和全世界的媒体长期以来都在关注这些家庭的困境。他们持续报道着里约相关官员的承诺,即奥都德罗莫贫民窟的居民有权在奥运会进行的期间继续住在那里。那些官员同时也会说,奥运会给周边地区带来的只有积极的影响,能够改善附近社区的居住环境。与此同时,媒体也揭露了政客们是如何违背了这些承诺:市政府是如何强迫奥都德罗莫的居民离开他们的家园,警察是怎样严厉打击抗议强制搬迁的居民们,推土机是怎样无情地把一些人的房子推倒铲平,就像席尔瓦的家那样——今年3月,他亲眼看到自己为妻子建的房子变成废墟。

就在本届奥运会开幕之前,《河粉屯邮报》巴西版的记者亲自走访了奥都德罗莫贫民窟,见证了当地百姓残存的旧居,与面临动迁的几位主人公对话,带回了下面这支纪录短片,欢迎点击观看:

当里约奥运会落幕之后,不出意外的是大批记者会就此离去,国际媒体也会渐渐遗忘奥都德罗莫贫民窟的居民们。他们的背井离乡、流离失所都将成为璀璨奥运盛会的悲剧注脚。全世界都将把目光转移到下一个即将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去热烈讨论那里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奥都德罗莫贫民窟惨遭拆毁的最终命运绝对不是一个特例。根据总部在瑞士的住房权利及反驱逐中心(Centre on Housing Rights and Evictions)于2008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1988年汉城奥运会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总共6届夏季奥运会期间,就有超过200万人被强行驱逐或被迫重新安置。其中,北京奥运会所涉及的就超过100万人。根据里约当地的权益团体估计,因里约奥运会而被强制重新安置的居民人数大约在7万人到9万人之间。

虽然东道国政府常常试图掩盖真正因为“奥运会”而被重新安置的居民的具体数目,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大规模重新安置贫困的城市居民是现代奥运会的一个显著特点。这是每一届奥运会都会必然发生的,并不是偶尔发生的孤立事件。

在过去的20年中,奥运会已经逐渐由单纯的体育盛会转变成主办国家和主办城市进行城市改造升级的载体。东道主常常为奥运场馆建设和其它配套项目的建设砸下数亿美元(如果不是数十亿的话),他们希望这些花重金去建设的项目能够给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带来长久的、积极的使用价值和影响。包括里约热内卢在内,政客们往往会兴奋地表示这些巨额投资能够给“整个”城市带来提升,“所有人”都将因此受益。

然而事实上,奥运会的主要受益者是当地及国际上那些承建奥运会相关项目的开发商和东道主城市的富人们。穷人们则被无情地淘汰出局。

苏黎世大学城市地理高级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加夫尼(Christopher Gaffney)表示:“大量的贫民失去家园并不应该沦为奥运会的副产品。”加夫尼曾在2009年到2014年间在里约热内卢做访问教授和研究员,当时整个里约城正在进行奥运会的建设准备工作。自那时起,他就成了奥运会最强烈的批评者之一。

他说:“这就是奥运会所带来的后果。”

二十年过去了,在最近一个主办过奥运会的美国城市亚特兰大,这种伤害仍然随处可见。

奥运会其实一直都是穷人的噩梦,里约也没能例外

图中这栋楼,是“铁克伍家园”这个亚特兰大奥运会举办之前全市最大的公屋计划里目前幸存的唯一建筑。

Travis Waldron/HuffPost

亚特兰大市中心以北一英里的地方,有一幢笨重、空无一人的军营式公寓孤零零地坐落在那里。它白色的格子窗在灿烂的夏日阳光下依然闪耀,但是入口则被漆成树木绿色的胶合板所覆盖。树枝和无人修剪的灌木覆盖住了后院的围墙,曾经被用来支撑晾衣绳的木桩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干枯。